国际象棋大师叶光|象棋的创始人是谁

逝者如斯的散文

散文随笔 时间:2019-01-06 我要投稿
【www.iyqyt.tw - 散文随笔】

  【不带走一片云彩】

  明昌哥的不幸死亡,好像阴魂不散的样子,紧跟其后,村里一连死了好几个人。人们都说,这是明昌死的不甘,一生孤独,给自己在阴间找伴呢。

  明昌哥有点傻,与生俱来的傻。他一生不曾成家,有一哥一弟,却都正常,唯独明昌哥如此,究其原因,无处可寻。哥娶妻生子打庄基盖房自成一家,弟大学毕业工作以后远走他乡,独留明昌哥一人,孤守着只有两间厢房的老屋苦捱日月。明昌哥不会洗衣做饭,老屋的作用对他来说,也就是睡个觉而已。吃饭就在大哥和大嫂家里。明昌哥只要?#35789;?#38388;到了,就去哥家用餐就食。食毕,就在嫂子的吩咐与安排下去地里干活。明昌哥主要的活计,就是锄草,拉柴运?#29976;?#20040;的一些?#21482;睿?#33267;于技术含量高的活计,明昌哥是做不来的。大嫂嫌明昌哥脏,不让明昌哥和他们一家围坐在一起吃饭。只是把饭给明昌哥舀在那个摆在墙角的碗里。明昌哥就默默的端起那个碗,默默的?#33258;?#22681;角,扒拉着香喷喷的饭食。吃完饭,明昌哥就规规矩矩的站着,?#21364;?#30528;嫂子的安排或者是训斥。有时,明昌哥?#19981;?#38391;声闷气的问嫂子,中午干啥或者下午干啥。

  明昌哥感觉每天都没有吃饱的样子,幸好,兜里还有弟弟给的几个零钱,就买两个蒸馍,偷偷的揣在怀里,等着到了地里,才取出来,大口咬着嚼着咽着。雪白的蒸馍,被明昌哥在怀里揣的,黑不溜秋的变了颜色。有时,嫂子骂的厉害点儿,明昌哥就生气了,几天不去嫂子家里吃饭。反正,兜里只要有零钱能买两个蒸馍,就好。反正,地里有的是瓜果,就算青黄不接的时候,那路边,有很多被那些不懂事的孩子扔掉的馍呀什么的,应有尽有。只要有一双雪亮的眼睛,哪儿都能找到填饱肚子的东西。这样的情景一直?#20013;?#21040;,哥哥把明昌找到,大骂一通,明昌哥才耀武扬威的继续到哥哥家里吃饭。但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明昌哥又不去了,哥哥也真拿这个弟弟没办法了。有时,村人们碰到穿的破破?#32654;?#30340;明昌哥,一边低头走着,一边搜寻着食物的情景,就会感叹着说:你瞧明昌那孩子多可怜的,唉,这样活着,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。但明昌哥好像有上天庇佑着的样子,依旧是很健康的活着,平时,连个感冒?#20154;?#37117;没有。其实,也可能明昌哥?#35789;?#24863;冒?#20154;?#20102;,自己也不知道吧。那么,别人又怎么能知道呢?

  国庆节的时候,当全国上下?#32922;?#33410;日的时候,农民们,却是忙得更欢了。因为这个时候,正是收获?#36824;?#30340;时节。明昌哥这时,也被派上了大用场。摘?#36824;?#36816;?#36824;?#26679;样都能搞定。忙了一大晌的,嫂子就先回去做饭了,明昌哥就被留在地里看着没有运完的?#36824;?#25105;开着三摩去拉?#36824;?#30340;时候,看明昌哥一个人在地里晃悠,就问你咋不回去吃饭?明昌哥就没好气的说:地里的?#36824;?#27809;拉完,得看着。我点了点头,说:明昌哥,那你把我家的也照看着。明昌哥就说:我知道,你不说我?#19981;?#30475;着的,你放心回去吃饭吧。急匆匆的吃了饭,我又继续去拉?#36824;?#26126;昌哥已经不在地里了,我想,他一定是回去吃饭了。一直到天快黑了,明昌哥都没来,我想,一定又是自个儿逛去了吧。这个明昌哥,大忙季节,连个眼色都没有。

  第三天,关于明昌哥的不幸在村子里炸开?#26031;?#26377;人发现,明昌哥躺在路边的草丛里,已经死了。他的身上,好像被?#26031;?#24847;的盖着一些草,而有些草。已经和血一起糊在了?#25104;希?#21462;都不容易取了。是自己摔倒了,还是什么,一时间,众说纷纭。最后的结论是,明昌哥一定是被什么撞了。?#31508;?#27491;是吃饭的时候,路上行人稀少,撞了明昌哥的车辆就这样?#21448;?#22829;夭了,销声匿迹。什么样的车撞了?大的,还是小的?高贵的,还是普通的?无?#21448;?#26195;。但据有关人士透露,百分之百是撞的。你看,?#25104;?#30422;得草分明就是人为的,而且,明昌哥躺着的草丛,并不是第一现场。但不论怎样分析,明昌哥死了,这是事实。死了,就必须安葬,入土为安。好心的邻居发挥着无比的正义之心,告知家人的,料理后事的,都带着一股子热情和凝重,安顿着这位一起和大家在?#39184;?#30340;屋檐下生活过,同呼吸,共命运的“?#25509;选薄?#27809;有鼓乐的迎送,没有孝子贤孙的痛哭流涕,明昌哥就这样离开了他的父老乡亲。

  明昌哥的生,没有人去注意,明昌哥的死,?#19981;?#24456;快的被人们遗忘。生老病死,皆是一场烟花,生,人世间平添一声响亮的啼哭,死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  【?#37027;?#20113;霄】

  霄忽然就死了,还不到六十岁。昨天还在门上?#24863;?#39118;生,还在地里挥汗如雨,昨天,还在灶房,替云嫂拉着风箱。不太老的老两口子幸福的你侬我侬。

  云嫂说:你擀的面比我擀的好,还是你来吧。

  霄哥说:你来拉风箱吧,我说我擀,你偏要擀。

  云嫂说:我是看你在地里干了一?#20301;睿?#24597;累着你。

  霄哥说:你也看了一晌的孙子,也辛苦的,?#19968;?#24597;累着你呢。

  两口子相视一笑,随之,交换了位置,依旧你侬我侬。

  也许,在别人眼里,霄哥就是那种女人式的男人,不吃烟,不喝酒,更不会打麻将。霄哥长的人高马大的,干活也舍?#27809;?#21147;气,也可能是?#26377;?#23478;境贫寒,吃苦受累的原因吧。那个时候,村里办了个砖厂,于是,霄哥就和哥哥合伙买了个手扶拖拉机。别人一天送三趟砖就够多了,但霄哥和哥哥一天就能最少拉六趟,整得大冬天的,汗流浃?#22330;?#36824;不到六十的霄哥,却忽然就走了。据说,霄哥是有心脏病的。死的前一天下午,霄哥还在给邻居帮忙盖房。可就在那天晚上,半夜起来上了一趟厕所,然后,往床上一躺,只给云嫂说了一句:我心里不舒服的很。

  云嫂心里一惊,赶紧问:不要紧吧。

  但云嫂怎么问,霄哥都不再回答。云嫂急了,又是推又是搡又是掐又是抚,但霄哥毫无反应。云嫂疯了一般。来不及哭,急急得寻来?#21482;?#39076;巍巍的给女儿,给儿子打着电话。二十分钟后,一辆?#28982;こ低?#22312;了霄哥家的门上。那时,已经来了好多被惊醒的邻居和户族的一些人,家里吵吵嚷嚷的。而且,大家也都有一个?#39184;?#30340;意识,霄哥怕是不行了。果不其然,霄哥在?#30342;好欢?#30041;多久,又被?#28982;?#36710;送了回来。跟着去的哥哥说:?#30342;?#24050;经尽力了,人已经走了。

  云嫂哭着说:霄啊,你怎么就这么走了,连声招呼都不打,连句话也不给我说,就这么走了。你走了,我和孩子咋办呀?家里没有你,咋办呀?没有你擀面,没有你添火加柴的日子,咋办呀?你就那么狠心的走了么?霄啊,霄啊……

  【大庆的幸福】

  大庆是?#30422;?#26368;小的孩子,两个哥哥都已成家立业,唯有大庆,说不下一门亲事,让?#30422;?#24613;得犹如热锅上的蚂?#31232;?#37027;几年,村里很多大龄小伙,家境比较贫寒的,就托人到外地领回来个女人。当然,这绝对是正儿八经的,绝不是以贩卖的?#38382;健?#25105;们这地方平平展展的,那些领来的山里的女人,是很乐意的。于是,几经周折,大庆也就有了一位山里的女人。那女人?#21364;?#24198;年轻十岁,看起来?#24425;?#21313;分贪家的样子。大庆的?#25104;?#27915;溢着幸福的笑容。两年之后,大庆和女人有了一个女儿。女人就提出来,想回娘家看看。大庆看着女人眼里?#20102;?#30340;泪花,就同意了。但女人一去再也没有回来,大庆急了。那时,通讯也不是很方便的,大庆就心?#34987;?#29134;的把孩子托付给大嫂,然后,去找女人。可是,到了女人的娘家,女人唯一的哥哥说,妹妹根本就没有回来。大庆傻了,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一般。好心人就去安慰大庆,大庆女人一样的哭着说,我们的关系很好啊,从来都没有吵过架,我爱她,她也爱我,怎么,就这样无缘无故的消失了?有邻人就说,这大庆的女人,吃出没看出,城府够深的啊。

  女人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,大庆把孩子交给了大嫂看管,就出去打工了。其间,有人给大庆介绍对象,不知是不合适,还是什么的,大庆都没有答应。有人就劝大庆,不要再存在侥幸心理了,那女人铁了心的走,就不会再回来了。最后,经过一番沉痛的思想斗争,大庆还是选择了接受生活,面对现实,和死了丈夫的春草结合在一起。春草是被大庆大的,再加上死了丈夫,对大庆就格外的珍惜。

  大庆又过上了幸福的生活,大庆的?#25104;嫌?#27915;溢起了幸福的笑容。可是有一天,大庆忽然就被检查出了肝?#19981;?#33145;水。据说,大庆的?#30422;?#23601;得了这样的病,过早的去世了。幸福来的突然,也去得突然。但几经周折的大庆依然是坚强的,在妻子一次一次的精心照顾下,在?#30528;?#22909;友一次一次的帮顾下,大庆一次一次的从死亡线上被拉了回来。但病?#23637;?#26159;病,而且是治不好的病。妻子不让大庆做重活,可大庆也闲不住,看到妻子那么苦,那么累,他又如?#25991;?#38386;得住?

  最后一次吐血,大庆终于熬不住了,走了。临走的时候,大庆抓着妻子的手,说:我走了,你再找个人吧,我不想让你太累。

  妻子也抓着大庆的手,泪流满面,说:你这一走,我就两次守寡了,所以,我不找了,我怕再守?#23547;。?#22823;庆,我的男人咋都这么狠心的啊?

  大庆想说一句:你傻呀。但没等到说出来,就幸福的走了。

  ?#26223;?#22312;天涯】

  我从来不愿意提及关于?#30422;?#30340;字眼,也许,?#30422;?#36825;个词于我来说,过于敏感,或者太遥远,或者,?#30422;自?#25105;的?#38498;?#20013;,已被岁月模糊。?#30422;?#37027;年被检查出患了绝症,在精神上一下子就萎靡不振了。?#30422;着?#30528;?#30422;?#21435;治病,我和两个妹?#27809;?#22312;上学,所以,?#35757;?#26377;见面的机会了。后来,知道是治不好的,不知是在谁的建议下,?#30422;着?#30528;?#30422;?#21435;一清静寺?#27627;?#20859;。也可以说,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信了迷信了。不过,那个寺院里有一和尚,据说还是什么医科大学毕业的,真的能治病的。或者,只是传说吧。而?#30422;?#34987;从哪里送回来的时候,就已经气若游丝了。?#30422;?#30340;形象,也就永远的定格在我十五岁之前。一晃儿,我已经是四十几岁的人了。

  在十五岁之前,我总是有一个感觉,?#30422;?#19981;爱我。

  在十五岁之后,我总是有一个感觉,?#30422;?#29233;我,只是一切都在回忆中了。

  ?#30422;?#26159;一介书生,满脸满身的书生气。记得那年,离?#30422;?#21333;位不远的地方说是要放烟花。我心里便极度的渴望着,但没有在严厉的?#30422;?#36319;前极度的要求,只是内心的那种渴望,不知?#30422;?#26159;否能感觉得到。还好,?#30422;?#20020;走的时候,带上了我,我真是一路窃喜啊!希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。当单位的同事们都兴致盎然的去看放烟花的时候,?#30422;?#21364;是自动请缨留下来看门。有同事就说,他们把我带去,孩子好不容易来一回。但?#30422;?#22362;决不让,嫌给人家添麻?#22330;?#25105;满眼的失望也许被?#30422;?#24863;到了,?#30422;?#19968;边摸着我的头一边说:你跟着他们去,爸爸不放心啊,他们给你?#34915;?#19996;西,吃坏了肚子怎么办?外面风那么大的,天气预报还说,要降温,要下雪,冻感冒了怎么办?

  一天午饭后,我和同学去街道上,碰上了?#30422;住?#25105;低着头,生怕招来?#30422;?#30340;一顿批评。要知道,?#30422;?#26159;最讨厌这些没事总爱在街道上溜达的学生的。?#30422;?#24904;祥的笑着:去干嘛?我临时的找了个借口:去买作?#24403;尽8盖?#20174;兜里掏出两元钱,递到我手里:钱够吗?我点了点头?#27735;?#20102;。?#30422;?#36208;了,那同学说:你爸爸对你真好啊!我说:那我爸爸对我不好,要谁对我好啊!我觉得,我?#31508;?#35828;的这句话,一定是很自豪的样子吧。

  还有很多点点滴滴,还有很多清泉细流,被岁月打磨的模糊,却在?#19988;?#30340;长河里,越发清楚明了。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耳光,一碗热腾腾的饭……都皆如此。但是,我似乎明白的太晚。

  有时候,人生的?#19988;?#31455;是如此短暂;有时候,人生的回忆竟是如此漫长。我想,在天堂的另一端,你会笑着祝福,看着我渐渐长大,看着我和你一样慢慢变老;在人间的这一头,?#19968;?#40664;默的祈祷,心里永远装着的,是你永远年轻的模样。

  【青丝白发】

  我一直都很不待见奶奶的。

  ?#30422;?#31163;去的时候,有人就说:怎么就让?#30422;?#36208;了,正是中用的时候。要是让奶奶走了的话,或许还能好点。

  我知道这只是一句很无奈的话。真的要让谁去替谁死,没有人愿意,也没有人有那样的狠心和无情。或者,这只是对老天爷不公平的一种咒怨吧。

  奶奶的一生,是勤劳的,那时候,家里很穷,当着家的奶奶,不得不勤劳。奶奶总是?#19981;?#20859;一些猪呀鸡呀的。我想,对那些家畜家禽什么的,没有一定的感情,是养不来,也养不好的。而奶奶,在这一点上,做的很是令人不解。她爱它们,爱它们就像爱她的孩子。奶奶会整晌整晌的待在猪圈里,给猪用一把旧梳子,梳理着猪身上那又黑又硬的鬃毛。后来,我便渐渐的明白了,奶奶可能是因为爷爷过早的离开,家,她要承担,孤独,她要?#20204;誒透?#36208;,生活中,她是不得不迈动着那双不息而疲惫的小脚。

  年轻的时候,奶奶送走了无情无义的爷爷,年老的时候,奶奶用一头白发,没有拴住儿子决绝的心。

  临走的时候,本来就瘦小的奶奶更?#29992;?#23567;,她颤巍巍的让我打开那个黑漆漆的柜子,在一个发黄的包袱里,取出了一沓钱,有五十元的,二十元的,十元的,五元的,甚至还有一元二元的,奶奶拼着最后一丝力气说:八百元,和你弟一人一半。

  这是奶奶临终的遗言。除了这句话,再无别的。没有对尘世的不舍,没有痛苦,也没有一滴眼泪,奶奶就这样安详的离开,去天堂寻找别样的幸福。

  【孤魂野鬼】

  在家乡的坟地里,还有那些孤零零的坟茔,他们,是一些过早的离开人世,年龄也都不是很大,有的,甚至还没有成家立业。在我家的地头,就是阿凡的坟。阿凡死的时候,?#19968;?#22312;上学,但我一直记得他,一个原因,是他的坟就在我家的地头,另一个原因,是他生前比较出名吧。我暂时只能这么说。拿现在的话来说,阿?#24425;?#27604;较帅的,但也比较坏。所以可以说,帅和坏断送了他美好的前程。我见过他,也清楚的记得他的模样。我记得他穿着一条宽大的黄军裤,笑容可掬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唱着那首被篡改了的《乡间小路》:“走在乡间的柏油马路上,绿色的喇叭裤迎风飘扬……”他做的事,却只是听说。那会儿,还是知青下乡的时候,阿凡就利用他的帅和坏,博得了村里的女知青的青睐。但是,爱上城里的姑娘并没有什么错。不过,爱情的轻而易举可能是助长了阿凡的嚣张气焰,而且,爱情还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。所以,本来就坏的阿凡就把自己变得更坏。也许,当初的一切,他只是利用着年少无知来做着游戏,他也许没有料到,游戏带给他的,是一粒无情的子弹。

  那天,阿凡的公判大会我去看了,那时,我正在县上?#31918;?#20013;,近水楼台先得月,我便在一些同学的怂恿中,光顾了阿凡的公判大会。在公判大会上,公判员罗列着阿凡的种种罪状:他糟蹋过女孩,劫过道,还在监狱里?#31508;?#20040;头头。但那些罪状,并不至死。那些被他玩弄过的女孩,也许并不是特别恨他,他劫道的情节,也并不很?#29616;兀?#25968;额,也小的可怜。本来他三年五载的就可以回家,但是,他为了监狱里的那个头头的名讳,指挥着一众狱友,把一位新来的犯人打?#20882;?#27515;,最后医治无效而亡。他,也就罪不可赦了。那天,和他一块执行枪决的,还有好几个人,都是很年轻的,其中一个,竟然是一月之后就可以刑满?#22836;?#20102;。

  公判大会之后,警笛轰鸣,站在囚车上要去被枪决的阿凡,朝着围观的人挥?#31181;?#24847;,笑着赴死。一片唏嘘之声,是赞?#20572;?#36824;是感叹?

  我直到现在还是很后悔,我为什么要去跟着看热闹?被血染红的刑场,在我的?#38498;?#37324;,根植下了一道悲伤的风景,再也割舍不掉。

  刑场上人山人海,几声?#29916;歟?#33457;儿一样的生命从此消失。接到通知的家属燃纸焚香,带着无尽的悲凉裹尸回乡。再怎么,还得给孩子找个地,还得让孩子回到家。

  后来听说,在那刑场上,有个孩子的尸体一直无人去收,额头上被子弹穿透的一个血眼瞪着,不知还要?#21364;?#22810;久。

  每当看到阿凡孤零零的坟茔,我就在想:如果孤魂还有思想的话,阿?#19981;?#19981;会流泪,会不会记得他在囚车上的挥手告别?那么,活着的人,仅仅是一声叹息就够了吗?

  还有哪些因为病痛,因为天灾人祸,撒手而去的年轻的生命,死了,也不像年老的那些人一样,很庄重很体面的安葬,只是草草的一埋就了事,有的,甚至在没入土为安之前,那冰冷的尸体,连进家门的条件都没有,就直接的从出事地点送到坟地,或者,暂时停放在荒?#23478;?#22806;。或者,只能埋在坟地的一个远远的角落。只是因为他们是孤魂,是野鬼么?或者,是他们经历了太少的人间烟火,还是生命的残缺不全?那么,完美是什么?谁又能给谁一个完美的答案呢?

  逝者如斯,?#25321;犯?#20113;翻卷,谁是谁的寄托?

  孤坟哀鸣,尘世几许牵绊,谁在为谁忧伤?

  生活,是一次没有尽头的长跑。

  活着,是一场无与伦比的幸福。

  我们一起祈祷,一起珍惜……

  

国际象棋大师叶光 天天乐彩票群 舟山星空棋牌app 北京福彩3d开奖直播 开元棋牌通比牛牛都是输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今天晚上号码是多少 管家婆一尾中特平 龙王捕鱼只打龙王炮 全天上海时时乐计划 现在在家养什么赚钱快 新浪彩票